2007年10月9日 星期二

時鐘塔二-珍妮佛篇

CLOCK TOWER 2(時鐘塔 2)
廠商:HUMAN 類型:AVG 發售日96/12/13
滿足珍妮佛篇的條件。

第一關:
跟諾蘭吃過飯之後,已經夜深人靜,路上只有珍妮佛一人行走,珍妮佛感覺到有人在跟蹤她,跑去一棟建築物求救,出來察看的警衛還搖頭晃腦地覺得沒發生什麼事,立刻就被跳出的剪刀男襲擊,珍妮佛嚇得急忙逃進屋子內。先到一樓倉庫拿潤滑油,再到二樓警衛室看看屍體,被切斷的電話線,以及重要的頂樓鑰匙。到四樓用頂樓鑰匙開門,爬樓梯逃走。

第二關:
珍妮佛去向諾蘭打聽利可的情報,諾蘭立刻就說出利可住在郊外,問珍妮佛要不要讓他去替她取回。
其餘同海倫篇。

第三關:
過場如海倫篇,一開始,珍妮佛不知被誰抓到詭異的房間,剪刀男正慢慢逼近,正當珍妮佛無處可逃時,剪刀男現出真面目了,是哈里斯!哈里斯因為太愛珍妮佛,接受了剪刀男的條件,只要戴上面具殺人,就可以得到她,正當珍妮佛要哈里斯不要再接近時,真正的剪刀男衝進來將哈里斯殺害。珍妮佛趕快衝向隔壁房間,推倒衣架擊退剪刀男。出去再進來,可調查衣服得吊台樓梯之鍵,回書房可得看不懂的字條。去教堂拿星空之盤,順便記一下圖畫的樣子。在拷問室救柯茲(沒拿到吊台樓梯之鍵或是太晚進來,柯茲都會被壓死),撿起一旁的蠟燭,使用吊台樓梯之鍵出去(以後就回不來了),一樓有怪手房間的床上可拿到銅書,二樓寢室(調查中間茶几會有老鼠出來嚇你)可拿圖書館的鑰匙,廚房的地窖可遇到貝絲給你公館之鑰(太晚貝絲會被剪刀男取代),可打開欄杆,欄杆後方的房間可得箱之鑰以及繩索,第一次開箱子時會有蝙蝠出現,記得拴門。第二次開箱子救出海倫,將看不懂的紙條給海倫解成開門紙條,或是去中庭找巴頓教授解也可以,太晚沒去找教授,他會被吊死。上樓之後會遇到剪刀男,選右邊缺口可進入充滿骨頭的房間。到二樓書庫後方拿家系表,調查地板上刮痕,將銅書放入書架上空檔,可打開祕密通道,進入時便會見到三個樓梯,想起以前的圖畫像便可進入該畫樓梯下,調查地板得青銅短劍,殭屍出現立刻往門外逃跑,二樓居室可找到提姆(太晚去他會被燒死),取得火柴,到二樓書齋,調查壁爐之後,使用蠟燭跟火柴,就可以發現巴洛斯城地圖。回到一樓中庭,將噴水池開關關上,一路走到底,會聽到Kay在勸愛德華不成功,被殺。珍妮佛終於知道愛德華是剪刀男,而愛德華也說他就是Dan!(在Ps版一代裡面有補完這個劇情,當珍妮佛用燈油燒掉魔嬰後,在餘灰中有一個人形會產生。)在此時諾蘭趕緊前來幫忙,不敢置信Dan還活著的珍妮佛,趁機跑向祭壇放入魔像,唸出咒語,然而剪刀男抓住珍妮佛的腳,要拉珍妮佛一同回到地獄去,珍妮佛趕緊拿起青銅小刀刺向剪刀男,使他放手被吸走。巴洛斯城也坍塌了,珍妮佛跟諾蘭在地底下,雖然不抱希望,但兩人都很慶幸有彼此在旁邊,最後終於被海倫發現。(完)

結局A:滿足結局B,用小刀刺妳腳邊的剪刀男。
珍妮佛與諾蘭一起被救出。
結局B:滿足結局C,有解出開門咒語,沒用小刀刺妳腳邊的剪刀男。
成功封印剪刀男,但珍妮佛也犧牲了,海倫跟諾蘭在珍妮佛的墓前。
結局C:人要全找到但沒解出開門咒語。
到地下洞穴,被Kay殺害。
搜救現場慘死一片,唯一的生存者,是愛德華。
結局D:滿足結局E,但沒解出開門咒語,沒有救到海倫
到中庭,被愛德華偷襲致死。
結局E:沒拿到小魔像。(選到小魔像不在的關卡,或是直接忽視就過關。)
無論怎麼逃都脫離不了剪刀男的魔掌,隨著逐漸逼近的剪刀聲,下場當然是。

時鐘塔二-第二關後續

CLOCK TOWER 2(時鐘塔 2)
廠商:HUMAN 類型:AVG 發售日96/12/13
在第二關開頭,當諾蘭或是柯茲要幫你忙的時候。

Yes:柯茲/諾蘭前往郊外
No:海倫前往圖書館調查。

柯茲到了利可家,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利可。利可:「...柯茲警官,你知道巴洛斯城的事嗎?」柯茲:「巴洛斯城?」利可:「是的,如果細算一番的話,已是80年前的事了。那座古城裡曾經有過怪物出生,襲擊附近村裡的小孩。」柯茲:「什麼...聽起來好像是剪刀男幹的事。後來那個怪物呢?」利可:「被巴洛斯城第13代的城主給消滅了。」柯茲:「老伯,您知道那座古城的地圖嗎?」利可:「好像是在...。」正當利可要說出地點的時候,屋外利可所養的狗,突然吠了起來。利可上前安撫,沒想到狗兒像發了狂似的向前猛撲,並將利可咬死在地。(諾蘭篇則是被吊燈從天而降壓死),柯茲見狀趕緊把落地窗關上,隨後剪刀男出現在一旁。柯茲順手拔出手槍,朝剪刀男連開了好幾槍,但起不了任何作用。柯茲(諾蘭篇則省去掙扎的開槍動作,直接開跑)馬上逃到二樓,見到寢室裡有衣櫃,便躲到裡面去。待剪刀男離開後,柯茲對二樓的房間進行調查,在一個房間的桌上找到了「魔像」,在牆上的一幅畫的背面得到巴洛斯城的地點所在。柯茲離開二樓,在一樓的洗衣間的架子上得到了「洗衣粉」。柯茲走回客廳,打開落地窗,走到屋外。狗兒欲要起身撲向前時,柯茲將手中的「洗衣粉」投向狗兒,趁狗兒被洗衣粉刺傷眼睛的同時,逃出了利可家。

海倫前往圖書館搜尋資料,遇到了愛德華,愛德華說在飯店太悶了,所以來透氣,跟館長以及管理員交談,海倫就開始看自己的書,傍晚時,管理員前來說圖書館要關門了,海倫也起身要去跟館長道別,但這時鐘塔的大鐘卻不明的響起,館長便要海倫和她一起去察看,誰知道館長一將頭伸出去,就馬上被鋒利的分針切斷了!這時剪刀男也出現(若被纏住連按按鈕即可脫出),門口櫃台可無限躲,先去鐘塔聽愛德華的聲音,再去大門旁的房間找愛德華,桌上有起子記得拿,館長的房間抽屜有鑰匙,打開內側房門有魔像(小心剪刀男在更裡面一點),閱覽室會看到管理員屍體,上前察看會遇到剪刀男。閱覽室的通風口用起子打開,將愛德華送出後去門口即過關。

時鐘塔二-海倫篇

CLOCK TOWER 2(時鐘塔 2)
廠商:HUMAN 類型:AVG 發售日96/12/13
滿足海倫篇的條件。

第一關開啟:
一早,海倫到了研究室要開始工作,卻發現電腦不能使用。海倫找了貝絲來查看,得知是硬碟出了故障。這裡除了達尼外沒人會修理電腦,剛好他現在有事外出, 要過一會兒才會回來,海倫利用這段空檔時間到各個地方走訪一番,回到研究室,遇見達尼,知道電腦已經修好了,海倫開始她今天的工作。結束研究室工作後,海倫就回到了宿舍。和室友羅絲談過話後,四處察看無異樣後,關了燈,海倫上床就寢。大概是太累了,躺下去馬上就睡著了。當海倫睡得正香時,聽見有人在敲門,海倫一看原來睡在對面的羅絲已不在床上,就起身去開門。從門洞中看見是一位男同學,海倫沒有多想什麼就把門打開了。對方搖搖晃晃的走了幾步就倒了下來,卻發現剪刀男出現在面前,拿著巨大的剪刀揮舞著。海倫冷靜的思考後,迅速地逃出寢室,先到三樓右邊電腦室內的桌子上得到「老虎鉗」。再到二樓走進右邊的學生事務所,四處查看,發現放花盆的桌子上刻有提示 5 。再進到裡面的房間,從右邊數來第一個櫃子裡得到了「手電筒」,左邊的研究室可在海倫的辦公室桌上得到了「治療室之鍵」。進入了治療室,在診療椅上看見了血肉模糊的羅絲屍體!桌上可看見提示 4。最後到一樓,發現所有能逃出去的通路都被鎖上了。海倫情急之下,向警衛室求救,但看見警衛室裡一個人也沒有。海倫進去一探究竟,在屏風後面發覺有異樣,上前一看才知道警衛也遭到毒手,嚇得海倫連退了好幾步。振作精神後,看見桌上有一把「倉庫的鑰匙」就收了下來。最後在一個堆滿貨物倉庫裡,有一扇打不開的門,在鑰匙孔裡有一根釘子。海倫用「老虎鉗」將釘子拔出。再用「倉庫的鑰匙」將門打開後,順利地逃出這棟大樓。

第二關開啟:
在離開宿舍後,海倫跑到警察去報案,海倫將情形告知柯茲警官,但柯茲總是不相信有剪刀男存在。海倫只好離開警察局去找尋剪刀男的資料,看看愛德華那兒有沒有什麼新的進展。海倫到了飯店,卻不見愛德華。凱依說可能在圖書館,但在哪也找不到他,海倫只好先回研究室。與貝絲談過話後,知道要取得魔像的鑒定結果。但海倫不曉得利可是什麼人。海倫先到警察局查詢相關資料,在那裡遇見了柯茲警官。海倫:「請問你知道利可這個人嗎?」柯茲:「利可!好像在那裡聽過...啊!想起來了,他曾在巴洛斯府上做過管家。」海倫:「帕羅鄔茲...是和時鐘塔事件有關的房屋嗎?那麼他會不會是...」柯茲:「不,早在這事件發生的10年前他就已辭職,在這期間再也沒有回去過, 所以他跟這事件完全沒關係。為什麼突然問起這個人呢?」海倫:「因為巴頓博士想要知道魔像的秘密,還有關於剪刀男的事...所以想請他對魔像做鑒定。」柯茲:「原來如此,我替你去一趟吧,將魔像帶回來,並聽取他的鑒定報告。」

第二關的後續:在此選擇要不要接受柯茲的建議(YES,NO)
Yes:柯茲前往郊外
No:海倫前往圖書館調查。


第三關開啟:
此時,在研究室裡的海倫,正在擔心著柯茲的安危。海倫與巴頓一起到了警察局,遇見正在休息的柯茲,柯茲:「嘿!海倫,這次輪到我了。」海倫:「怎麼了?柯茲警官?」柯茲:「我遇見那個家伙了,這下子使我不得不相信有剪刀男的存在了。」海倫:「有沒有受傷?」柯茲:「沒事的,還有魔像也拿回來了。哦,還有我知道英國巴洛斯城的所在地。」巴頓:「英國的巴洛斯城。。。這麼說,這巴洛斯家族在搬來挪威之前是住在那兒囉!真可說是剪刀男的故鄉。」柯茲:「要不要到那兒去看看?說不定會有新的發現。」海倫:「嗯,越快越好。」柯茲:「好,明天一早我們就出發吧!」翌日,柯茲,巴頓,海倫,珍妮佛等一行人,從挪威機場出發。到了倫敦,在前往帕羅鄔茲城的途中,海倫見天色漸暗,決定讓大伙兒在此紮營 。隔日,海倫不見珍妮佛的蹤影,柯茲也說沒見到哈里斯和愛德華。海倫和柯茲想著他們一定是在巴洛斯城裡,大伙趕緊前往古堡裡搜查。待海倫最後走進古堡後,突然一陣搖晃,海倫頓時失去了知覺。 海倫醒來後才發現通往外面的道路已被斷絕走進大廳,再進入左邊的房間,在掛著相框下的桌子上得到「巴洛斯城之鍵」。一樓左邊的門進去就是廁所,貝絲在裡面,要跟她講兩次話才能救她,不然她會任性地跟出來,被剪刀男刺死。進入裡面的房間後看見三道門,選擇木製門進入。在小木床上得到「銅皮書」。走到一旁,打開木桌的抽屜,誰知竟然跳出一只怪手來掐住海倫的脖子。海倫拼命掙脫後,抓起桌子上的鋼筆, 將那只怪手釘在桌子上。海倫小心翼翼地再度探查抽屜,發現裡面有張被撕下來的筆記紙,上面寫著:放逐惡魔之子的話藏在壁爐內。海倫想:「這是以前的城主所寫的,這個謎語一定與如何消滅剪刀男有關連。」再往其它的房間探查,在一間廚房裡遇見了哈里斯。他交給海倫一把「暖爐之鍵」;在離去前,哈里斯告訴海倫要努力不懈地找出打敗剪刀男的方法。走出廚房,用剛才所得到的「巴洛斯城之鍵」可以打開一,二樓的鐵門。不上樓梯,往前走,進入一個裡面堆滿東西的雜物室,旁邊還有一只石棺。海倫使勁地把石棺打開一看,嚇了一跳,裡面竟然是諾蘭。海倫:「發生了什麼事?」諾蘭:「不曉得是誰在背後偷襲我...頭好痛。對了,你找到了珍妮佛嗎?」海倫:「...沒有...」諾蘭:「那麼這件事就交給我吧!我一定會找到她的。」海倫在右邊的寶箱中得到了棒球大小般的「鉛玉」。走出雜物室,探查房間時不小心驚動到一只小老鼠,海倫走到小老鼠進入的牆角邊查看,發現老鼠洞裡有東西,海倫把小桌子推開後拿到了「書房之鍵」。看見一旁的壁爐,海倫想起筆記紙上的提示,拿出身上的「手電筒」來探查壁爐的時候,發現手電筒已沒電了。海倫:「怎麼辦?在這種地方是不可能會有新的電池....咦?等一下,當初遇見諾蘭的時候,好像地上看見有個小型錄音機,不曉得裡面的電池能不能使用?」海倫來到了雜物室,拾起地上的錄音機,海倫:「電池的大小剛好,太好了!這下可以使用手電筒了。「走回二樓的寢室,用手電筒探照壁爐內,看見有一張「筆記紙」。上面寫著是開啟門的咒語。海倫:「這是放逐剪刀男的咒語嗎?」海倫將咒語牢牢地記在心裡。出了寢室往左走,進入一間書房,借著壁爐中熊熊燃燒的火花,海倫看見桌上刻著一句話:三個道路中,選擇乾的道路進入。 海倫不懂這句話的意思何在,往裡面的房間走,來到一間藏書庫。在書架上面得到了一個打不開的「小木箱」。木箱裡的聲音聽起來卡啦卡啦的, 海倫用盡了各種方法都無法打開這個木箱。海倫心想:即然打不開乾脆燒了算了....也許這個方法可行,海倫將小木箱丟進燃燒中的火爐,等火熄滅,海倫從燒焦的木屑中拿到一把「化妝箱之鍵」。回到剛才的藏書庫,再次探查,看見在書架上有一個空位,空位的大小不多不少剛好差一本書。海倫想這個書架大有文章, 而在書架一旁的地上有割痕,更證實了海倫的想法。海倫將手中的「銅皮書」放進書架中,書架應聲打開。進入書架後的密室,看見三個洞窟。海倫想起之前在桌上看到的提示。那三個洞窟深不見底,海倫不敢冒然行動, 而將身上的「鉛玉」丟進洞裡探測。其中二個洞窟中有水聲,海倫選擇進入沒有水聲的洞窟。穿過地道,海倫從一堆東西中爬出,仔細一看,全是小孩的屍骨,而在一旁的角落是柯茲警官。海倫上前詢問才知大家是被剪刀男襲擊而分散的。柯茲:「海倫,接下來你要怎麼做呢?」海倫:「我會繼續尋找打敗剪刀男的方法。」柯茲:「你一個人行動實在是太危險了。來,這把槍給你,帶著這個可以保護自已。」海倫:「槍?這樣好嗎?」柯茲:「沒關係,我還有一把,不過,你懂得使用方法嗎?」海倫:「知道,以前在學校有學過。」在謝過柯茲之後,海倫到處尋找目標想試試自己的身手。 走到古堡的大廳,右邊的門上的鎖,是海倫練習槍技的目標。將鎖打下之後, 進入一間像個小教堂的地方。(可以在二樓用哈里斯給的暖爐之鍵開啟暖爐的密道通往此處,但這樣做會掉手槍,如果你有的話,而珍妮佛必死。)海倫猛地一看,珍妮佛像耶穌一樣被掛在十字架上,而剪刀男在一旁揮舞著剪刀。眼看珍妮佛的情況危急,海倫拿出手槍,朝剪刀男的方向射。當剪刀男中槍後, 慌張地退入身後的房間。海倫先把珍妮佛救了下來之後,跟著進入旁邊的房間。 看見地上脫落的面具,斑斑的血跡,而倒在一旁的人是...難以置信!是巴頓教授!!!海倫上前尋問原因,巴頓說是因為太過投入研究剪刀男, 而使自己走火入魔,喪失理智,進而做出這樣的事情。 巴頓帶著懊悔的心,離開了海倫,柯茲和珍妮佛都很高興事件已經結束了。但海倫卻不這樣認為,她說:「真正的剪刀男還躲藏在某處。」進入教堂左下角的房裡,在一個掛滿衣袍的房間的桌子有個化妝箱,打開之後得到「巴洛斯城的下水道地圖」。從地圖上得知,在噴水池的下面有通道。海倫在噴水池的周圍四處探查, 在右邊的樹下看見噴水池的開關。將其關閉後,進入噴水池,通過隧道,穿過一扇門,遇見了真正的剪刀男。在邪惡的外表下,傳出稚嫩的語調。海倫想:「好熟悉的聲音...」海倫不敢相信,愛德華竟然就是剪刀男!而現在的情況對海倫極為不利。海倫跑到橋的另一邊,來到一個祭壇前。 祭壇上有個寬度約30公分的架子,海倫毫不猶豫地把「魔像」放上去。這時,牆上的門在剝落的壁畫之中浮現,海倫將開啟的咒語,大聲地喧讀出來。牆上的門開啟了, 強大的吸力,像個黑洞似的,把海倫和愛德華漸漸吸過去。 眼看就要被吸進去了,海倫及時抓住橋上的扶手,愛德華則緊緊抓住海倫的腳不放。此時,柯茲趕到現場,隨即拔出警槍,瞄準剪刀男。但因現場吸力太強, 柯茲遲遲不能瞄準。最後終於在千鈞一發之際擊中剪刀男,救海倫脫離險境。海倫和柯茲在瓦礫中尋找珍妮佛的下落。柯茲勸告海倫不要抱太大的希望,但海倫堅信珍妮佛一定還活著,這時搜索隊好像發現了什麼,海倫急忙地上前查看,是珍妮佛。在一片夕陽的餘輝中,海倫抱著珍妮佛相擁而泣, 緩緩的說道:「一切都過去了。」(完)

結局A:滿足結局B,有救到珍妮佛。
成功將剪刀男封印之後,柯茲警官與海倫依然在挖掘生存者,海倫不理會柯茲警官,一直堅信珍妮佛還活著。最後終於成功挖掘到。
結局B:滿足結局C,有解出開門咒語,有把魔像放到30公分的洞上。
搜救行動持續進行,但土堆中冒出一隻可怕的手,找尋著他的剪刀。
結局C:滿足結局E,但沒解出開門咒語,沒救到珍妮佛
開啟密道後,發現巴頓教授在裡面,被偷襲致死。
柯茲警官於海倫的墓前,剪刀男的剪刀聲依然在耳旁徘徊~抖。
結局D:滿足結局E,但沒解出開門咒語,有救到珍妮佛
救到珍妮佛,發現巴頓教授走火入魔,海倫因為沒得到更多線索,直接就認為巴頓是真兇,故事結束。
結局E:沒拿到小魔像。(選到小魔像不在的關卡,或是直接忽視就過關。)
無論怎麼逃都脫離不了剪刀男的魔掌,下場當然是。

時鐘塔二代-序章

CLOCK TOWER 2(時鐘塔 2)
廠商:HUMAN 類型:AVG 發售日96/12/13
遊戲簡介:
遊戲在畫面處理上一改昔日2D的表現手法,利用PS強勁的3D機能使該作被徹底立體化,故事緊接著一代劇情,講述珍妮佛在倫敦一所大學學習心理學時城市裡出現了恐怖的剪刀魔殺人案。在警方無力破案之時求助於珍妮佛的老師巴頓教授,在教授研究剪刀魔心理同時察覺到珍妮佛會有被殺的危險,遂要求學生海倫和警長分別去圖書館和原鐘樓城堡管家的家裡尋找能揭開剪刀魔身世的魔像。然後由記者們、警長、教授、助手、上代生還者一起向被詛咒的鐘樓城堡前進……

故事提要:
在挪威----塔姆斯達蓮地方的一座山上,有一棟名叫帕羅鄔茲的房子,那棟房子裡有個巨大的時鐘,附近的居民常以那座時鐘的鐘聲作為作息的依據,不知不覺附近的居民對那棟房子有了時鐘塔的稱呼。1986年,住在那棟房子的巴洛斯夫婦生下了一對雙胞胎,但那二個孩子卻與一般人有著很明顯的差異,生下來就有著殘暴的個性和一股戾氣,「Bobby」和「Dan」是這對雙胞胎的名字。 1995年,因為父母早逝,而從小就在格藍紐特孤兒院長大的珍妮佛,被誘拐到巴洛斯府裡。在那裡被持有巨大剪刀,會將人體大卸八塊的怪物所攻擊,那個怪物就是長大後的「Bobby」。 珍妮佛在那裡遇到許多的困難和危險,但她都能迎刃而解,最後終於逃脫出來。一年後,這個事件轟動了整個挪威。被稱為剪刀的殺人魔使得人心惶惶,新聞界為這個怪物取名為:殺人鬼。然而令人聞之喪膽的殺人鬼又再度出現了....

故事攻略始動:
開頭影片,珍妮佛夢見了當初她被巨大魔嬰Dan追趕的情節,以及柯茲警官說明這些被害者都是被一個巨大剪刀所殺害...............

海倫:「巴頓教授!您到底想怎麼呢?你不可以這樣催眠,她還沒準備好想起兇案發生經過!」巴頓: 「海倫,時鐘塔兇案是我最嚮往的研究題材啊,我必須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海倫:「她今天不能再承受治療了。我送她回去。」巴頓:「好吧,但記得,海倫,你也許是她的守護者,但同時你也是我的助理。」海倫:「好的,教授。」二人走出了診療室,巴頓走到躺椅面前回想著:時鐘塔事件...有超過10人以上遇害。大型屠殺事件,是我所接過的案子中最具有挑戰性的。在這個事件中僅僅只有2人生還,剛才在這兒接受治療的珍妮佛。辛普森就是其中的一位。不管用什麼方法都要讓那個女孩想起事情的經過,這是今後調查的重點。巴頓走到桌子前,看著桌上的那把巨大的剪刀,莫明的恐懼湧上心頭,這把剪刀是時鐘塔事件殺人鬼的作案時所用的凶器,他就是用它撕裂受害者...,接著走出了治療室。巴頓:這裡是我的研究室,最近的研究重點是犯罪心理學,同事們似乎還沒下班....巴頓走到自已的辦公室前,拿起在時鐘塔事件現場留下來的小魔像,心想:「這個魔像似乎隱藏著什麼秘密在裡面,有時間一定要找個專家鑑定一下。」巴頓在每個同事的辦公桌前查看後,貝絲:「教授,海倫剛剛帶著珍妮佛走了,而且她似乎看起來很生氣。你知道,她們兩人越看越像姊妹了,不是嗎?」巴頓:「但這都比不上研究重要。」丹尼:「教授,有個記者在等著您。」巴頓:「我想他們又要煽動是否殺人鬼真的存在了。」丹尼:「如果殺人鬼真的存在,那就太酷了,開玩笑的。」談過話後走出研究室,在走廊上遇見了哈里斯,哈里斯:「教授,有個記者在一樓等著您。」巴頓:「好的,謝謝你。」哈里斯:「珍妮佛呢?」
巴頓:「她已經回去了,你有什麼事要找她?」哈里斯:「沒有。」巴頓心想:「他太憂鬱了,他的確很優秀,但...」乘坐電梯到一樓,在門口前遇見了記者。諾蘭:「啊!巴頓博士您好,我剛才和你通過電話,我是斯羅維克新聞社的記者,我的名字是諾蘭。凱貝爾。這位是攝影師提姆。」提姆:「您好。」巴頓:「我實在很忙,要問什麼事就請簡短吧!」諾蘭:「那我們就直接入主題吧!你有找出兇手是誰了嗎?」巴頓:「我現在不能透露任何確定的事,因為我們受害者的證詞缺乏可信度!」諾蘭:「那個受害者,是珍妮佛嗎?我們剛剛看到她離開,上前要求做採訪被拒絕。」接受完記者的採訪後,巴頓回到二樓的研究室,對另一位生還者進行詢問。進入研究室,和談話後,得知另一位生還者已在治療室的時候,看見桌上的魔像。心中想著:對了,魔像的鑒定該請那一位幫忙呢?請市立圖書館的館長沙利龐教授來作鑒定是最好的了。不過有一位名叫利可的老人,曾經在巴洛斯府裡做事,說不定他會知道。如果沒記錯的話,他的家應該在郊外,請哈里斯代替我去一趟吧!(在這裡應選擇要不要哈里斯去,YES,NO)
巴頓進入治療室。巴頓:「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凱依:「你好,我是愛德華的監護人,現在是格藍紐特孤兒院的教師。」巴頓:「愛德華?他不是在這件事的衝擊下而喪失記憶了嗎?他已經能想起自已的名字了嗎?」凱依:「不,是因為不知道要如何稱呼他,所以我幫他取了個名字。」巴頓:「今天是第一次,就從簡單的問答開始吧!愛德華,你能試著回想整個事件的經過,然後確實地說出來嗎?」愛德華:「可以。」巴頓:「那麼,就開始吧!」。
同時,海倫告知珍妮佛今天要工作比較晚,珍妮佛便四處走動,先去探望愛德華,去圖書館,之後再去報社找諾蘭。

接受採訪前:
跟哈里斯談話兩次,讓哈里斯問起珍妮佛的事--->珍妮佛篇。
直接忽視哈里斯,或只跟哈里斯談一次話--->海倫篇。
接受採訪後:
選擇要不要讓哈里斯跑腿
Yes--->小魔像送往郊外
No---->小魔像送往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