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日 星期一

北斗の拳

發售日:1987/4/17
日文攻略網頁



Mizzurna Falls (PS) 攻略-轉載

真實時間制和高自由度下的七天真實的偵探生活體驗

概要
Mizzurna Falls是位於科羅拉多州洛基山脈腳下的一個平靜的小鎮,整個遊戲舞台就是這個用多邊形即時演算出的小鎮。 可能由於當時開發小組的技術力,資金問題,也因PS的硬體機能限制,要實現在完全真實的時間空間冒險有點力不從心,所以遊戲的全3D畫面相當慘淡。
但是畫面的缺陷並不能完全否定該遊戲,其所能提供的真實偵探體驗迄今都少有遊戲能超越。 遊戲在真實時間制下進行,遊戲中的一分鐘相當於現實世界裡的10秒鐘。 遊戲者的行動和與遊戲內人物的互動會直接影響其他人物的行動,最終影響遊戲者的命運。遊戲中設置了很多關鍵事件,這些關鍵事件的觸發需要滿足一定的時間和空間條件。任何在關鍵事件上的疏忽和錯誤都會導致Bad Ending,而且是無法挽回的。這一極為苛刻的設定加上真實時間制和完全自由度,使得該遊戲成為了PS上最難看到真正結局的AVG遊戲。

故事
聖誕日清晨,在Mizzurna Falls小鎮郊外的森林裡發現了一名身負重傷的女高中生。 同時,鎮長的女兒Emma也失踪了。警察開始調查這兩起事件的關聯性。Emma的同學Matthew感到Emma前幾天言行很奇怪,決定著手調查這起事件。 隨著他調查的深入,一件件怪事接二連三發生。在貌似平凡的小鎮裡,一個巨大的謎團漸漸隱現。

攻略開始
以下攻略是根據我自己的遊戲過程寫的,並非全事件完全攻略。 有很多非關鍵事件並未觸發,如果大家有興趣可以自己去探索。即使是有些關鍵事件,大家也可以按照自己的順序來進行,只要都能全部觸發就可以了,以下攻略僅提供了一種可以達成真正結局的方法供大家參考。
本攻略我採用了第一人稱寫法,“我”即為Matthew。

序章
25日早上8點11分,一個電話吵醒了我,是winona打來的,說Emma失踪了。
Emma是我同學,平時很少和別人交往。 昨天我見她時感覺她怪怪的,但顯得特別美。
來到叔叔Captain Nozz開的雜貨店裡,遇到了Mogan警長。 他提起Emma失踪的事,我告訴他昨天見Emma的時候覺得她很奇怪。 他又告訴我Cathy,一位被神父領養的女孩身負重傷倒在森林裡,被森林看護人Couenn發現後送到了醫院。這兩起事件讓我感到很不安。警長讓我去警局詳談。
來到店門外,警長告訴我Cathy意識恢復了,讓我一起去醫院。
來到醫院接待處,碰到了Barbara,是位香煙愛好者,竟然問警長有沒有帶煙。護士讓我們直接去201室Cathy病房,院長在那裡等我們。和警長一起來到二樓病房,想開門進去,但警長讓我坐在外面等。我在外面聽到警長和院長討論Cathy的病情,院長覺得她的外傷並不是很嚴重,但受到的驚嚇對她精神的傷害卻是難以估量的。這時神父和醫院的心理醫生出現了,他們進入病房要為Cathy做禱告。突然,Cathy貌似又突然受到了巨大的驚嚇,心跳加快,然後,停止了。Cathy死了。
警長決定回警局辦公室,我也跟著下樓。 快要出醫院時,醫院的心理醫生James叫住了我,他對先住民族的歷史有很深的研究。 James告訴我Emma曾多次因心理問題找過他, Emma曾懷疑自己是否真的活著。 James問我相不相信超自然的力量,我當然不信啦。 臨走時James約我今晚8點在酒吧見。
來到醫院門口,碰到了Winona,問她是不是一起去警局,但她說她要去Emma家見Emma的母親Sahra,並把從我叔叔那裡借的我的汽車還給了我。 我要送她去,但她要步行自己去。 這樣我就一個人到了警局。

Day One 12月25日
警局接待Mary讓我進警長辦公室前先敲門。警長辦公室在進入里間後右邊的第一扇門。敲門,然後推門而入,警長告訴我已正式開始搜索Emma, ​​這時Haddson進來,告訴我們昨晚10點多時不良少年Mel見過Emma, ​​現Mel正在會議室等待接受調查。警長臨走時告訴我發現Cathy的第一人是森林管理員Couenn。他的話提醒我是不是先去拜訪一下森林管理員。
來到警局大廳,從公告欄上得知下午一點在教會有個集會,一定要去哦。 來到一側的休息間,在地上撿到小鎮的地圖。 回到大廳,調查門口的黃頁,這樣家裡的地址和森林管理員的地址都會標在地圖上了。 這樣,我就可以去拜訪Couenn而不會迷路了。
我先回家了一趟,從抽屜裡取出系統手帳,上面有鎮上人物角色介紹和電話號碼,很重要,帶在身上吧。然後就可以去Couenn家了。 先敲門,Coueen會出來,知道我要了解早上的事情,讓我進門詳談。 從他的敘述中得知在他發現Cathy的地方旁邊還有一堆火,所以懷疑Cathy應該不是一個人,那是不是曾和Emma在一起呢? 臨走裡Couenn說他覺得Emma還活著。
看了一下地圖,去教會有很長的一段路,那就早點去吧。 12點多就到了教會,集會還沒有開始,先和神父聊幾句吧。神父告訴我明天早上9點半要在公墓舉行Cathy的葬禮。
集會時間了,警長竟不讓我參加,因為我是未成年吧。 我被趕到了過道裡,看到旁邊有個可以搬動的小箱子,用它來墊腳,就可以通過門上方的玻璃窗看到集會的內容。
讓我驚訝的是院長說Cathy的頸部有被掐的痕跡,當然這不是直接致死的原因,她還是因受驚嚇而死。貌似Cathy在神父和James進入病房後突然又想起當晚的事而驚嚇致死,但這是事實嗎? 集會的結果就是成年男子下午3點半在森林集合一起進森林搜尋Emma。
覺得肚子有點餓了,去家斜對面的餐廳吃點東西吧。到餐廳差不多1點50分左右,在餐廳碰到了不良少年Mel,他說他看到24日晚上Emma去教會了。這樣的話,那Emma和Cathy在一起的可能性就很高了。
想起院長在集會時說的話,還是再去一趟醫院吧。到醫院差不多三點零幾分,這個時間院長在一樓診療室,進了大門左轉一直走就到了。 院長做出了他自己的推理,Cathy和幾個人在森林裡,有個男的想掐死她,這時熊突然出現,男的逃跑了,而Cathy被熊攻擊倒地。 我還是對Cathy為什麼會在醫院裡突然回憶起當時的場面驚嚇而死感到奇怪。 院長讓我去找二樓護士中心的護士了解情況,護士長告訴我當神父來時她曾放心了,沒想到Cathy竟然突然驚叫起來。 真奇怪啊!
看了一下時間,3點半,去森林看看吧。到達時搜索活動已經開始,警員因為我未成年而不讓我進去,讓我5點左右去警局聽搜索活動的結果。看看時間還早,不如先回去一趟,看看叔叔店裡有什麼東西可以幫助我偵探工作的。收銀機邊上有打火機,平時叔叔在的時候是不會賣給我的,怕我抽菸吧,現在他去森林了,趁這個機會也拿一個,以後也許會用到。
5點的時候我來到警局,Mary告訴我搜索活動已結束,沒有發現Emma, ​​具體情況讓我問警長。 但警長還沒回來,還是待會再來吧。
再次來到餐廳,點了份吃的,Rolein告訴我今天Mel心情很不好,可能因為警長今天盤問他了。
快6點了,忽然想起也許森林管理員Couenn能告訴我一些關於今天下午森林搜索的情況,還是去一趟他家吧。 他告訴我明天早上7點開始獵熊行動,我叔叔也會參加。 很有用的情報啊,果然沒白來一趟。
再去警局,警長應該回來了。到警局時7點40分不到,碰巧碰到了在大廳裡的叔叔。 他也告訴我明天早上7點的獵熊計劃,我想一起參加,他說得警長同意才行。 來到警長辦公室,把我今天調查到的一些信息告訴了警長,特別提到了Mel的可疑及Cathy被掐的疑點,但警長說Mel有不在場證據,昨晚他一直在酒吧。 最後我請求一起參加明天早上的獵熊行動,但還是被警長拒絕了。
一看時間快8點了,想起約好James在酒吧8點見的,趕快去吧。 從家門口往東,到路口時左拐一直開就到了,酒吧就在路的右側。一進酒吧,James就主動問候我,並向我介紹了酒吧的老闆Wolf,一個信息靈通的人。 我和老闆聊了幾句關於Emma的事,Mel出現了,接著另一個叫Bone Head的傢伙也出現了,和Mel提起了Emma的事。 我馬上問Mel到底是怎麼會事,結果吵了起來,我一拳把他打倒在地上。 一場格鬥開始了,擊敗他後他就走了。
看看沒什麼事了,我也決定回家休息了,怕錯過重要的事件,不敢睡得太長,就睡了一個小時,醒來10點不到。 10點05分時,手機響了,Winona要我去湖畔公園和她見面。公園在警局南面往東,很好找。見面後Winona和我說了關於Emma的事,看她這麼不安,我抱了她,並送到回家了。她家開了個加油站,和酒吧在一條路上,只是酒吧在路的近北端,加油站在路的近南端。送她回家後看看油不多了,就順便把車加滿了油。
回到家裡11點多了,第一天的冒險就這樣結束了。

Day Two 12月26日
早上5:45分, Winona打來電話告訴我Cathy葬禮的事,我要送她去,她說她自己步行去,在墓地會面。 昨天神父就告訴我葬禮是九點半,還早呢。 現在我關心的是早上7點的獵熊行動,雖然警長拒絕我參加,還是要想辦法加入。
到森林時7點剛過,警衛不讓進,等我往回走假裝離開時警衛去小便了,趁這個機會趕快往森林裡跑,剛到入口時他發現了,叫我停下,不離他,繼續往裡走。 在森林小屋邊,碰到了警長和叔叔,一番討論之後警長終於同意我加入獵熊行動。
我被安排在和Couenn一起行動,跟著他走,來到森林之中。 他停下後,我自己行動,發現了地上的腳印。 繼續跟著Couenn走,來到大樹邊,也就是發現Cathy的地方。 調查大樹上的抓痕後,繼續跟著Couenn跑,在地上發現了幼鹿的屍體,熊出現了。 趕快逃往森林小屋,在小屋裡拿起槍,打破玻璃拿到子彈,一場射擊戰開始。
打死熊之後調查熊的屍體,拿到項鍊。 警長告訴我Couenn受了輕傷,叔叔送他去醫院了,要我不用擔心。 就這樣獵熊行動順利完成,沒有了熊的威脅,森林又允許自由出入了。
下個目的地是共同墓地,參加9點半Cathy的葬禮。在葬禮舉行中,遇到了Cathy的朋友,但她貌似不想多說什麼,匆匆離開。神父告訴我她叫Roletta,是個經常夜遊的不良少女,但不知道她住在什麼地方。
好了,上午的兩件事都完成了,可以回家休息一會兒了,下午打算去一下學校,向Lidds老師問問Emma的事。
下午一點鐘時到了學校,發現本部門鎖著不讓進,只好去教師辦公室了,和學校的圖書館在同一幢樓。剛進門,就碰到Lidds老師,說了幾句她就回辦公室了。我也來到辦公室,想向Lidds老師多了解些Cathy和Emma的情況,Lidds讓我問待會2點鐘會來辦公室的霍利老師。2點鐘時霍利老師來了,他告訴我Cathy曾想加入滿月party,自那以後Cathy變得不一樣了。出辦公室往右走,在牆上的佈告欄上看到滿月party的電話,撥通電話,知道原來Cathy家的地下室(也就是教會的地下室) ,曾有惡魔在圓月之夜舉行儀式的傳聞。
下午3點40分不到,又接到Winona打來的電話,Emma家遭賊偷了。 立即趕往Emma家,在門口碰到Winona,她告訴我警長也來了。 警長告訴我沒有證據表明有人潛入行竊,他覺得可能只是Sarah神經質而已。 來到Emma家裡,Sarah說窗戶有開過的痕跡。 無論如何,既然來了,就調查一下Emma的房間,看看是否少了什麼東西。
跟著Sarah來到二樓,在洗手間裡發現了刻有“I”字母的戒指,在Emma臥室的花瓶下面發現了一把鑰匙,Sarah說應該不是家裡用的。 打開桌子的抽屜,發現Emma的日記不翼而飛,看來真有人入室行竊了。
暫時沒什麼線索,忽然想起昨天在醫院碰到的Barbara,想去探望她,也許她會有些線索。
到醫院時是下午6點,上二樓後右拐走到底,Barbara的病房就在右邊。 先敲門,推門而入,沒想到竟看到Lidds老師在弄花,原來老師是Barbara的孫女。 Barbara告訴我Emma以前經常來看望她,而且對過去的事很感興趣。 也許改天我能從Barbara那裡得到更多情報呢。
離開醫院,去警局找警長吧。 警長在辦公室了,他告訴我在熊屍體裡發現的項鍊是神父給Cathy的,其他的他沒說什麼,只是叫我早點回家。
想找神父問一下項鍊的事,記得他每晚都會去酒吧門口,我就不用開很長的路去教會了。 晚上8點半左右,我在酒吧門口遇到了神父。 他告訴我項鍊是先住民族的遺物,原本是在教會的地下室,根據迷信的說法,上面依附著惡魔。
今天沒什麼能做了。可以回家睡覺了。明天要好好調查一下鑰匙和失踪的Emma日記。預感明天將會是很繁忙的一天。

Day Three 12月27日
一覺醒來6點40分,打電話給Winona家,知道她去湖濱了。出門開車右轉,沿路一直開,就來到湖濱了。把我昨天在Emma家找到的鑰匙給Winona看,她說這是開學校櫃子的鑰匙,她要和我一起去學校(7點後她才會跟我去)。來到學院,首先來到主樓,門還是鎖著,只能先去教室辦公室了。因為來得有點早,Lidds老師還沒到,等會兒吧。
老師在8點20多分到了。 我們提出要去教室,她不同意,Winona說她把筆記本忘在課桌裡了,老師才同意我們去教室。 從辦公室裡面一側的牆上拿到鑰匙,出辦公室右轉,在走廊盡頭打開連接主樓的門,就可以去教室了。
跟著Winona來到3樓, Winona會站在Emma的櫃子前。 從Emma櫃子裡找到兩樣東西,便攜式相機和一張盤。 進入教室,Winona正站在Emma的課桌前,看一下課桌,Winona又為Emma的失踪擔心起來,並告訴我筆記本的事是她撒的一個小謊。
回到教室辦公室,老師貌似看出Winona在撒謊,就勸告我們別自己去調查這事件了。 離開辦公室,我決定去把相機裡的照片沖印出來,並調查那張盤。
來到餐廳斜對面的廣場,靠右邊有個Print Service,把相機給他,付錢,他讓我一個小時後來取。 (現在是9點10分左右)
趁著等待的時間去了一趟警局。把盤給Mary,結果她說電腦上無法使用,這要在電子鍵盤之類的電子樂器上使用。這讓我想起了Emma家的電子琴。去Emma家之前還是先順便拜訪一下警長。他說他肚子餓了,中午想去餐廳吃漢堡。
來到Emma家,給Sarah看了那盤,她告訴我這正是用在她家裡的電子鋼琴上的。 將盤插入電子鋼琴,Sarah就會過來彈奏一首名為eternal的曲子,這曲名讓我聯想起先住民族,得去請教James了。
趕到醫院時上午10點多,(要在他午休時間前趕到,不然在醫院就找不到他了),剛進醫院大門, Barbara就和我打招呼,要我明天(即12月28日)她生日的黃昏時分去她病房,但要記得給她帶上禮物(當然是香煙啦),不然是不讓進的。 在診療室找到了James ,把盤給他,他讓我晚上10點左右到酒吧聽這首叫eternal的歌。
離開醫院,想起照片沖洗的事,一小時早過了,趕快去取吧。 沒想到照片竟被Winona拿走了。 打電話給Winona,她竟然說今天累了,不出來了,明天再見。 看來我只好親自去她家取了。 Winona把 ​​照片給我了,一看是森林禁止區的照片,看來還是得找警長。 對了,警長不是要去餐廳吃漢堡嗎,那我就去餐廳會他。 去餐廳前,順便去了一趟叔叔的雜貨店,買了包名牌香煙作為明天給Barbara的生日禮物。 叔叔告訴我Barbara或許會告訴我40年前這個小鎮發生的事。
到餐廳時11點多,正好是午飯時間,碰到了正在就餐的警長。 這是,一場搶劫案發生了。 我把我的錢給了劫犯,劫犯把餐廳營業收的錢也搶走了。 得手後劫犯駕車往鎮東方逃了。
與Rolein交談,問她怎麼會知道劫犯的槍是真的,看來她認識那個劫犯哦,當然她也是被迫的。 根據劫犯車逃跑的方向,可以推斷出他們應該是逃往勞動者住宅區了,在去教會最後一個岔路口往左行就到了(教會是往右行的)。
來到勞動者住宅區,果然見到一個疑犯,利用樹木、牆壁之類的障礙物跟踪他,看他在按了四個密碼後進入了一所屋子。 按圓圈,圓圈,三角,三角,我開了密碼鎖,進屋,看到了Mel和Bone Head。 一場搏鬥開始了,擊敗了劫犯,Bone Head竟舉起了槍,正在這危急時分,警車到了。
Mel被抓住了,而那個貌似領導的Bone Head卻逃走了。 警方經過搜查並未發現Emma的日記,難道…看來,我得去Mel家調查一番了。
Mel家在地圖的左下角, 1點40分左右我到了他家門口,敲門,出來的是Mel的爸爸(他大概1點30幾分剛回家的)。他告訴我Mel住在側面小門的屋子裡。來到Mel的房間,找到兩樣東西,一個是Emma的日記,一個是上面寫著下午9點汽車旅館的紙條。讀了一下Emma一共3天的日記,日記中提到了一個叫Isabella的人,和23日9點和Mel碰面的事情。這讓我想起了那張紙條,再看了一下紙條,他們見面的地方是汽車旅館,看來我要去調查一下旅館的住宿記錄。
大概2點15分左右,警長來了,因為我發現了日記,他同意我參加調查Emma失踪事件,並給了我sheriff pass,這樣我可以自由出入警局的會議室,看Mary整理的情報。給警長看森林禁止區照片,警長讓我在兩小時後在瀑布前等他。現在是2點19分,就是4點19分要準時到達森林的瀑布前。 : D8 h* H: F+ G2 I4 n* a- I, v
現在準備去汽車旅館調查一下住宿記錄,去之前還是先去一下警局。 一進門,就看見神父,看來他去地下拘留室和Mel談過,他說Mel不知悔改,感嘆年輕人道德標準的下降。 在拘留室,我看到了Mel,他反而對神父每晚都去酒吧外面說教感到很反感。 向Mary出示了sheriff pass,她告訴我以後可以去會議室看她整理的事件調查進展情報了。
趕往湖濱附近的汽車旅館,旅館接待幫我查了記錄,Cathy和Emma確實在23日晚訂了間房,但第二天並沒有check out ,鑰匙沒還給旅館,所以到現在3號房還沒打掃。 這樣看來鑰匙應該還在Cathy那裡,即教會神父那裡。 想起和警長的約會,我不想遲到,所以還是等赴完和警長的約會再去教會。
趕往森林瀑布赴和警長在4點19分的約會,提早點到比較好。 沿著森林道路一直往裡走,很容易找到瀑布。 等了一會兒,警長準時到達。 我們進入了禁止區,看到了壁畫,貌似是先住民族對太陽的崇拜。 出來的時候碰到了森林管理人,警長讓我去找一下James ,因為他可是先住民族研究專家。 來到醫院,在這個時間他應該在診療室。 他告訴我璧畫描繪的應該是一種死者復活儀式。 他提起森林管理人Couenn曾經是軍隊裡的軍官。 去Couenn家裡,他正好在家,他承認他過去確實是軍隊裡的軍官,但現在只是個森林管理人而已。
看來對照片的調查只能到這裡了,該去教會了。 忽然發現今天已經跑了很多路,汽油都沒多少了。 先去加滿油吧。 在教會裡見到了神父,告訴他23日晚上汽車旅館的事,他把鑰匙給了我。 再次趕往旅館,打開3號房,果然房間都還沒整理過,也許能找到一些遺留下的蛛絲馬跡。 搬開床頭的一個箱子,下面有一粒藥,寫著IPOCH。 在洗手間的鏡子上也看到貌似用鮮血寫下的IPOCH,看來我務必去一趟醫院請院長幫忙調查一下這個藥品。
到醫院時7點多,這個時間院長在一樓接待處旁邊的診療室。 把藥品給他,他說他會讓James去調查,原來James還是醫院的藥劑師。 等結果出來後他會和我聯繫。
回到家,睡了一會兒,到九點多出發去酒吧見James。 在酒吧門口,看到神父被人打了,看來他又來酒吧門口佈道了,而年輕人很反感。 神父讓我如果有什麼煩惱或困惑的事可以在早上9點左右在共同墓地找他。 在酒吧里和James打招呼,表演馬上開始。 Emma日記中提到的歌女Isabella登台演唱eternal。 的確是很優美的一首歌。 唱完後我和舞台前Isabella的粉絲說了幾句,他竟打我。 一場搏鬥開始,我終於擊敗了他。 Isabella感謝我的幫助,看來她是很不喜歡那總是騷擾她的傢伙。 想問她關於Emma的事,但她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以累了為由回後台休息了。 想去後台找她,結果保安堵住門不讓進。 James給我出謀獻策,讓我跟踪Isabella,她一般是0點過後從酒吧後門離開的。
果然,0點30分的時候,她從後門出現了,開車跟踪她到她住的公寓。 原來她住在一處叫廢墟的公寓,我叔叔恰巧也住在那裡。 跟她上了二樓,先去205室問一下叔叔。 叔叔告訴我Isabella就住在走廊盡頭的那一間,就是201室。 他讓我小心點因為一直有一些很可怕的人盯著Isabella。 來到201室門外,從鑰匙孔望去,看到了Isabella。 突然,我被打暈了。
醒來時我已在房間裡。看了一下桌子上的一張Isabella和一個男人的照片,Isabella出現了。我給她給了那個我在Emma家裡找到的戒指,她說是她給Emma的,還是暫由我保管吧。再次看桌上的那照片,她告訴我那男的是他的丈夫,兩年前死於車禍。他長得和鎮上的一個人很像,想了一下,應該是酒吧老闆Wolf。Isabella肯定了我的猜測。原來她丈夫和酒吧老闆是兄弟。兩年前她和她丈夫遇到了車禍,她丈夫死了,她只好來投奔他丈夫的弟弟,她因此當上了酒吧的歌手。而那首歌的旋律,正是她根據身負重傷接近死亡時聽到的旋律譜下的,Emma將這首旋律起名為eternal。這時電話響了,我掛了它。Isabella讓我出去。再次敲門,Isabella還是讓我進去了。她說她沒有自由,被監禁了。我告訴她我想幫她。這時有兩種選擇。一是她會把錄有eternal的磁帶馬上給我,二是她通過郵寄給我。
回到家時已是周四凌晨了,終於可以睡覺了

Day Four 12月28日
今天上午沒什麼事,看了一下自己院子裡的信箱,除了一張來自修車店的廣告,還有Isabella寄給我的磁帶。 用家裡的放音機隨時都可以聽。
中午12點55分,接到院長的電話,讓我馬上去他辦公室。 來到他二樓的辦公室,發現警長也在那裡。 原來昨天我在汽車旅館發現的EPOCH藥片竟然是一種致幻劑,曾在美國西海岸流行過,但現在竟然流進了這個原本平靜的小鎮。 警長很生氣,匆匆離去。 我立刻趕到警局,Mary告訴我Mel不知去向,警長正在搜遍全鎮找他。 我想去餐廳問問Rolein,或許Mel會聯繫她。
到了餐廳把這些事告訴了Rolein,但Rolein說她也不知道Mel的行踪。
下午3點時,想起今天是Barbara的生日,雖然約好是黃昏去,但早點去也行吧。 去之前還是想再去一下餐廳,看看有什麼新的情報。 我正要推開餐廳的門,正好有一個傢伙出來。 好面熟,突然想起正是那天搶劫餐廳的劫犯。 問他他還不承認,馬上想逃跑,衝上去一把抓住他,一番惡鬥之後他終於告訴我他是來替Mel傳信的,讓Rolein晚上去湖濱的汽車旅館。 趁我沉思之際他又逃了。
既然他們是要晚上見面,那我就先去拜訪Barbara吧,問問她40年前小鎮發生的事件,直覺告訴我這和Emma的失踪有很大的關係。 來到Barbara病房,看到老師也在。 老師說想一個人去一下墓地,Barbara讓我也跟去墓地。 在墓地,老師告訴我她的雙親十年前死於車禍,問我相不相信死後的世界。 說完老師就走了。 我回到醫院Barbara病房,老師也已經回來了。 Barbara讓我問老師關於40年前的事情。 原來在40年,有一個叫庫嘎的青年殺死了Barbara當時年僅18歲的妹妹,具體情況讓我去學院圖書館的電腦上查,時間是當年的12月31日。 我馬上來到圖書館,上電腦一查,原來那個叫庫嘎的青年是為了舉行獲得永生的儀式,殺死Barbara的妹妹作為實驗品,後來他在森林舉行儀式時自己也死了,並沒有活過來。 儀式的事還是再請教James吧。 再次回到醫院,把這些事告訴了James。 James推斷可能Emma也相信了死後復活獲得永生的儀式。 回到Barbara病房,她告訴我庫嘎曾經寄居於教會,也許神父會知道更多的事吧。 另外庫嘎的殺人案當時曾讓軍隊也參與了調查。
來到教會找神父了解更多關於庫嘎的事,但神父不肯說。 怎麼辦呢? 看到門口的修女,我捐了點錢,她告訴我庫嘎當時就住在教會的地下室,而儀式是在森林的大樹旁進行的。 正是發現Cathy的地方啊。 這絕對不是巧合。 可惜的是神父已經把所有關於庫達的資料都燒毀了。
看下時間不早了,快8點了,先去加油站把車加滿油,然後就去湖濱汽車旅館,Mel約Rolein在那裡見面。 來到旅館已過8點,敲2號房的門,Rolein出來開門,正在我問她Mel在哪裡的時候,看到Mel正準備逃跑。 一場追車戰開始了。 我用我的汽車撞他的摩托車,成功三次以後終於把他抓住了。 在警局,警長告訴我Mel全招供了。 原來,23日晚是Mel買了EPOCH,然後在旅館和Cathy、Emma兩人見面,而致幻劑是問Bone Head買的。 來到拘留室,Mel告訴我他也不知道Bone Head的去向,只知道他是Isabella以前的駕駛員。
來到酒吧找Isabella,Wolf說今天她身體不好,沒來。 看來我只有到廢墟公寓找她了。
來到公寓201室,敲門,沒反應,只好問我叔叔了。叔叔告訴我可以通過203室裡的通風口進入201室。利用箱子爬上203室的通風口,這時我之前從叔叔雜貨店裡拿的打火機就派到用場了。利用打火機的光線通過了通風系統,找到了201室的 ​​出口。Isabella房間裡沒人,家具亂糟糟的,彷彿有打鬥過的痕跡。地上有一張照片,貌似是森林小屋,但不是。當我開門離開時,又碰到了那個和我在酒吧打過架的Isabella的粉絲。他一看到我就馬上逃,好不容易抓住了他,他告訴我其實他也一直在找Isabella,並說他很懷疑一個地方:廢棄置物場。
根據地圖上標出的位置,我找到了那個地方。 在廢棄的公共汽車裡,我看到了一箱EPOCH。
我得向警長報告這一發現,沒想到受到了惡狗的阻擊。
成功逃離了這個地方,一小時後,警長到了。 警衛又不讓我進去,我出示了Sheriff Pass,這時Haddson來了,讓我再次進入廢棄置物場。 再次來到廢棄公交車,警長在那裡,他告訴我這地方是屬於Mel父親Dennis的,他決定開始調查Dennis。
一看時間差不多又快午夜12點了,一天又結束了。
Day Five 12月29日
早上7點多來到警局,正要推開警局大廳通往辦公區的門,Mary告訴我警長正在調查Dennis。 這時警長和Dennis出來了,警長說現在沒什麼證據說明事件和Dennis有關,唯一的辦法是要找到Isabella,Isabella是關鍵。 警長讓Mary去會議室更新一下情報。 我來到會議室,仔細看了Mary整理的情報,發現廢棄置物場、廢墟公寓和勞動者住宅都是屬於Dennis的地產,Mary告訴我Dennis還有一處地產,即湖對岸的小屋,這讓我想起了昨晚在Isabella住所看到的照片應該就是對岸小屋。 Isabella很可能就在那裡。
正在我趕往湖濱船屋(那裡有船可以去對岸小屋)的途中,Winona打電話讓我去船屋見她,真巧。在船屋的碼頭見到了Winona,她說她在Cathy的櫃子裡找到了一張紙條,寫著24日和Emma一起去森林,用的是酒吧的紙。我決定先想辦法去對岸小屋,等空下來再研究這張紙條。
這時Isabella打來電話,提起了戒指,然後就掛了,她暗示著什麼呢。
問船屋的主人借船去對岸小屋,他拒絕了。想起Isabella剛才打給我的電話,我把戒指給船屋主人看,他知道我是Isabella的朋友後就同意借船給我。
划船來到對岸小屋,拿起小屋左邊的小樹樁當墊腳石,從小屋的窗戶往裡看,果然Isabella和看守她的人在那裡。 等看守離開後,我進入小屋,準備帶她立刻離開這個地方。 不料還是被看守發現了,只有先打倒他了。 正準備上船的時候,被擊倒的看守竟向Isabella開槍了,Isabella中槍了。
警察趕到了,立刻將Isabella送往醫院。 這時警長又接到一個電話,Dennis死了,貌似是自殺,他要立刻趕往Dennis家。
我也來到Dennis家,正想和門口警衛交談,警長出來了,他發現了Dennis的遺書,看來是畏罪自殺。 他要去醫院,讓我待會去警局。
我來到警局,警長不在,我想先去看看拘留室的Mel。 我正要進去時,警長來了,他告訴Mel他父親自殺了。 但Mel不信,認為自殺是膽小鬼的行為,他父親不可能做這樣的事。 警長讓Haddson陪Mel去醫院。 看來Isabella何時康復是這個事件的關鍵。
現在有時間再研究一下Cathy的紙條了。紙條下端好像有個被劃掉的電話,叉,方,三角,最後一位不清楚。只好試試看了。當我按叉,方,三角,叉後,電話通了,對方竟然是院長室! Cathy和院長會有什麼關係呢?
到醫院時10點30不到,院長正好在一樓接待處那邊。 給他看Cathy的紙條,他回憶起電話號碼是在喝醉酒的時候留的,當時Cathy和一個叫Loretta的女子在一起。 Loretta,就是那天在Cathy葬禮上遇到的那個Cathy的朋友,因為一直不知道她住哪裡,還沒找她談過。 院長告訴我白天可以在TACOS屋找到她。 TACOS屋就是在我家對面的那輛黃色的麵包車。 既然到了醫院,順便了解了一下Isabella的病情。Isabella的病房在Barbara的斜對面,外面有警衛把守,因為中了彈,失血很多,不能見任何訪客。
離開醫院,在TACOS屋見到了Loretta,她讓我把我的手機號碼給她,她會和我聯絡的。
晚上7點45分左右,Loretta打電話給我,叫我去酒吧。 在酒吧她和我談起Cathy的事,原來她和Cathy最後一次見面是24號晚上9點左右,那時Cathy很害怕。這時,Winona打來電話,說她要去教會。 Loretta馬上告訴我24號Cathy害怕的原因是神父要殺了她!看來Cathy頸部被掐的痕跡是神父幹的,這樣Winona豈不是很危險。
我馬上趕到教會,什麼人也沒有,從邊門出去來到走廊,邊門對面通往Cathy住房的那扇門以前是鎖著打不開的,今天竟然沒鎖。 進門來到生活區,左邊第二扇門就是Cathy的房間。 在桌上發現了Cathy在24號最後寫下的內容,果然是神父要殺了她,她絕望了,和Emma一起去了森林。這時神父出現了,把我打暈,然後將我捆綁在椅子上。 原來他在23日目睹了Cathy他們在汽車旅館吸食EPOCH後失去理智的那一幕,對Cathy的墮落深感憎恨,想親手把她掐死。 Cathy很害怕,24日晚上就逃離教會,和Emma一起去了森林。
神父最後還是自殺了。左右晃動自己的身體,擺脫了椅子。 這裡正是以前殺人犯庫嘎住的地下室,上面有一幅關於儀式的壁畫。 利用一個箱子墊腳爬到了大箱子上,然後再爬上頂部的出口。 脫出後,在走廊碰到了Winona,幸運的是她平安無事。 教會外面警長來了,我把發生的事告訴了警長,警長決定送Winona回家。
24號晚上森林裡到底發生了什麼呢? 我決定再去拜訪一下Couenn。 Couenn告訴我今天覺得自己身體狀況不好,森林裡的那棵大樹感覺有點不一樣。 我再次來到森林裡的那棵大樹旁,仔細打量著這棵大樹,推斷出24日晚Emma和Cathy兩人就是來到這棵大樹邊準備舉行儀式。 還想問Couenn一些關於大樹的問題,所以再次來到Couenn家裡。 奇怪的是敲門沒回應,門又沒鎖。 推門而入,聽到樓上有人摔倒的聲音。 來到二樓陽台,從玻璃移門看到Couenn摔倒了。 門鎖著,從陽台上拿起槓鈴,用槓鈴撬鎖,試了三次,最後一次終於成功了。 把Couenn送到醫院,院長說他沒事,只是工作勞累過度而已。時間不早了,去加油站加滿油,第五天結束了。
Day Six 12月30日
醒來時才6點,想起昨晚在地下室看到的壁畫,這肯定和儀式有關,決定再去調查一下。到教會時7點剛過,在地下室竟​遇到了James。他說這是庫嘎留下的唯一東西,其他的東西都被神父燒掉了。 壁畫上的圓象徵著滿月,只有在滿月之夜死者才能複活,而明天31日午夜正是再次月圓之時。
來到警局,碰到了Wolf,原來警長正在調查他。目前的調查進展是Isabella是中間人,通過她進行EPOCH的交易。 但現在還沒證據證明Wolf也參與其中,所以還不能抓他。
8點20分左右我來到森林,發現森林又禁止進入了,是為什麼呢? 只有問警長了,正好警長就在旁邊,他告訴我是Couenn讓他下達禁令的。
來到醫院二樓Couenn的病房,他給了我他大門的鑰匙,讓我把他桌上的一封信件帶給他。來到他家,在二樓他房間的桌上拿到那封信件,竟然還是美國國防部的機密信件。 把信件交給Couenn,他告訴我他曾參與了庫嘎殺人事件的調查,死之旅儀式有一樣最關鍵的東西,那就是祭司項鍊。 而Mizzurna對於先住民族來說是偉大和真理的意思,軍隊的這項調查被稱為Mizzurna計劃。 看到桌上有個放音機,我放eternal給他聽,他說他也聽過這旋律。原來當時軍隊Mizzurna計劃從死之旅儀式的調查變為臨死前體驗調查。 人在被通過強電流時,會頻臨死亡狀態,Couenn在經歷這試驗時也曾聽到過這旋律。
10點20分左右我來到警局,警長剛從外面回來。 我把關於儀式的事告訴了他,特別問起他項鍊的事,他告訴我他把項鍊借給James用作研究了。
馬上去醫院找James。在診療室找到了他。和他交流了關於儀式的事,關於Mizzurna的傳說,他讓我今晚11點多去他家詳談。然後我提起了祭祀項鍊,他說正掛在他頸上呢,讓我自己看。 不料我在他頸上看到了傷痕,他告訴我這是舊傷。因為祭司項鍊是儀式最關鍵的物品,我提出由我來保管,James只好同意了。(如果你不能在當天下午6點半之前得到祭祀項鍊,之後再也無法補救,只能走向壞結局了)
晚上11點多,我來到James家裡,他家就在湖濱對面一排住宅中的一間。他告訴我死之旅儀式的詳情。原來森林禁止區壁畫上的太陽就代表著先住民族崇拜的神Mizzurna,利用EPOCH的藥力和祭祀項鍊的力量,神會降臨(fall),人就會得到永生。而瀑布Mizzurna Falls (也是這個小鎮名)就是因神降臨而得名。我不相信這些超自然的神秘力量,James的話讓我覺得頭痛,還是回家吧。

Final Day 12月31日
早上7點33分叔叔打來電話,James來訪。 他說了一些令我晦澀難以理解的話,並提醒我真正的兇手是不希望Isabella醒來的,幸好現在有警員在病房門口守衛,不然Isabella有危險。
直到傍晚5點,我想起去醫院打聽Isabella的狀況。 在病房門口遇到了Winona,和她聊了幾句,當說起Isabella時,Wolf出現了,他說因為Isabella的受傷,他酒吧生意都不好了,說完就走了。 Winona認為是Wolf在利用Isabella,她的話讓我對Wolf更加懷疑了。 來到醫院門口,看到Wolf竟然和Bone Head在一起,他們開車往酒吧方向去了。
現在時間還早,先回家睡一會兒,8點時再去酒吧。
在酒吧看到Mel正和Wolf爭吵,他要找Bone Head,兩人差點打起來。 這時警長出現了,他接到一個電話,Isabella醒了!
我和Winona一起趕往醫院,一進醫院大門,看到有人被殺了。打電話聯繫不上警長,只好把我的車借給Winona,讓她去找警長,我一個人去Isabella病房。來到二樓,看到警衛受傷倒在地上,聽到樓下傳來Isabella的叫聲,趕緊下樓,聽到叫聲是地下室傳來的,去地下室,在一間手術室見到了Isabella。這時Bone Head出現了,原來是他殺了Dennis,並偽裝成自殺。這時幸虧James出現,救下了我和Isabella。Isabella告訴我Wolf是一切幕後黑手,他想在Austin農場把Emma殺死。
和James一起前往Dennis大宅對面的農場營救Emma。 在農場倉庫裡看到了Emma,一場惡鬥展開了。 先後擊敗Bone Head和Wolf之後,終於救出了Emma。
但事情並未完結。本以為是警長或Haddson開槍打死了Wolf,可警長說誰也沒有開槍,難道還有同夥或幕後真犯人?聽警長說James送Emma去了醫院,但卻和他們失去了聯絡,難道?!!!一定是去森林了,利用今晚月圓之夜舉行死之旅儀式。我趕到森林,遇到了Couenn,和他一起來到大樹下,見到了Emma,接著真正的犯人出現了……
……最終,真正的犯人墜入了萬丈瀑布之中。
負傷的我眼前一片白光,耳邊響起了eternal的旋律,這就是所謂的臨死體驗吧……
Ending
我康復了, Isabella離開了這個曾讓她痛苦的地方,小鎮也恢復了往昔的和平與寧靜

ドラえもん


發行時間:1986/12/12 銷售量:約115萬